当前位置: 钱柜游戏官网登录 > 书法 > 正文

蔡羽书法作品欣赏,雄健刚劲秀雅恬静朴拙清新

时间:2019-11-22 23:09来源:书法
笪重光是清初著名的书法家,行书书法作品行笔自然,点划圆润,遒劲灵动,字姿丰厚端丽,笔健姿媚,已带清初馆阁体书风端倪,字里行间可见其气势沉着,举重若轻,能极奇纵变幻

笪重光是清初著名的书法家,行书书法作品行笔自然,点划圆润,遒劲灵动,字姿丰厚端丽,笔健姿媚,已带清初馆阁体书风端倪,字里行间可见其气势沉着,举重若轻,能极奇纵变幻之妙,在法与情的和弦之中。      笪重光与姜宸英、汪士鋐、何焯并称康熙“帖学四大家”。笪重光小楷取米芾,法度尤严,纯以唐法运魏晋超妙之致。清朝学者吴修在《昭代尺牍小传》中称其“书出入苏、米,其纵逸之致”。王文治在《快雨堂》跋评价笪重光云:“上至章草,下至苏、米,靡所不习,小楷法度尤严,纯以唐法运魏晋超妙之致。”

蔡羽书法深得王羲之笔意,笔势遒逸俊美,流媚多姿,宛转得势,结字清秀,尤其得力于集王圣教序和兰亭序。其书法尤以正、行书见长,有着以秃笔取劲,姿尽骨全的特点。其与著名的吴门才子祝允明、文徵明、王宠等人先后享誉世间,是明朝吴门十才子之一。

李叔同多才多艺,书法、篆刻、诗文、词曲、话剧、绘画、音律,无所不能。李叔同书法与人生一样走过了三个阶段:第一个阶段为雄而健,刚劲厚实,这是受北碑的影响;第二个阶段为秀而雅,碑帖相融,欲放还收,写出笔意的雅趣;第三个阶段为淡而清的演变过程,这也原于李叔同进修梵行的精深,所以诗有平淡、恬静、冲逸之致也,用笔轻慢,行气疏朗,左右上下却呼吸相通,融为一体,给人一种松而不散、秀而不滑、肃穆高古、宁静淡远的佛家气象。

图片 1

    蔡羽行书书法结字古质,笔法精练。线条提顿之劲健及捺笔收峰殊类钟繇,呈现端严古朴、劲健遒美之意韵。蔡羽能在质地硬而滑的洒金笺纸上书写精丽小楷,足见其功力精深。

    李叔同书法前期脱胎魏碑,体势较扁,笔势逸宕灵动。后期则融人楷意,体势变方,自成一家,冲淡朴野,温婉清拔。在后来到出家后的作品,字体又呈修长清邃之态,有股超凡的宁静和云鹤般淡远的气息。如他自我表白的那样:“书人之字所示者,平淡、恬静、冲逸之致也。”这是绚烂至极的平淡、雄健过后的文静、老成之后的稚朴。

笪重光书法作品欣赏1

图片 2

图片 3

    笪重光工书法、画名重一时,精鉴赏。其善行、楷,其行书行笔自然,取于三分东坡,三分米芾,四分信笔任墨而成。兼取赵孟頫,笔意超逸,行笔工稳圆润,字姿丰厚端丽,笔健姿媚。字里行间可见其气势沉着,举重若轻,能极奇纵变幻之妙,在“法”与“情”的和弦之中。

蔡羽书法作品欣赏1

李叔同书法作品1

    笪重光生活的时代,正是董其昌书法最盛之期,这也因康熙好董书,上行下效,帖学之风炽热矣。由于他在书法上并不随顺时流而能逸出董书风气,并且过早地退出了仕途而隐居乡里,所以他的书法一直没有受到应有的关注。也很少把他和姜宸英、汪退谷、何焯诸家并提。一直要到了清代中期,他的同乡王文治才对他的书法推崇备至。他的行书,对王文治早期书风有一定影响,但墨迹传世甚少。

    蔡羽书法善于楷、行书,与文征明齐名。以秃笔取劲,姿尽骨全。其书法深得王羲之笔意,尤其得力于《集王圣教序》和《兰亭序》。笔势遒逸俊美,流媚多姿,宛转得势,结字清秀。其书法以晋唐为楷模,李日华《六研斋笔记》中云:“蔡林屋行押书,遒美有逸韵。”

    李叔同入佛门称之为弘一大师,其在出家前书法多以北魏龙门一派的,尤喜以张猛龙笔意,落笔重在神趣。其深厚的书法也原于早期其遍临了《石鼓文》、《峄山碑》、《天发神谶碑》以及《张猛龙碑》、《爨宝子碑》、《龙门二十品》等,真草篆隶兼涉足。他在上海编《太平洋画报》时,以隶书笔写英文莎士比亚墓志,与苏曼殊的画同刊于《太平洋画报》,时人誉为“双绝”。

图片 4

    蔡羽传世真迹甚少,所以更显珍贵。目前发现蔡羽传世作品仅有几件。如:有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明嘉靖十五年(1536年)行书《临解缙诗》、正德六年(1511年)楷书《保竹说卷》、《游金陵诗扇页》,南京博物院藏嘉靖十四年(1535年)书《论书法语卷》,上海博物院藏行书扇面等。

    为了阐明他出家前后的书风蜕变,一般都引用普陀山印光法师看了弘一抄写的经书后回信中的一段话:“写经不同写字屏,取其神趣,不求工整。若写经,宜如进士写策,一笔不容苟简,其体须依正式体,若座下书札体格断不可用。(弘一对印光法师非常崇敬,此话对改变弘一的书风确实起到了关键作用。)马一浮也曾在弘一书《华严集联》的跋语中写道:“大师书法,得力于张猛龙碑。晚岁离尘,刊锋落颖,乃一味恬静,在书家当为逸品。”后来弘一在给一位叫堵申甫居士的信中谈到自己书法的转变时说:“拙书尔来意在晋书,无复六朝习气。一浮甚赞许。”马一浮无论在书道、佛学上都被弘一引为知己,所以对一浮的赞许,弘一颇为高兴。

笪重光书法作品欣赏2

    其中《游金陵诗》为扇页,洒金笺,纵15.3cm,横43.6cm,楷书,32行。此扇页写于“正德辛未”,即明正德六年(1511年)。《游金陵诗》书法结字古质,笔法精练。线条提顿之劲健及捺笔收峰殊类钟繇,呈现端严古朴、劲健遒美之意韵。蔡羽能在质地硬而滑的洒金笺纸上书写精丽小楷,足见其功力精深。

图片 5

    王文治云:“吾乡笪江上先生书格超妙,小字尤佳。盖先生自解组后隐居句曲山中,读丹书、学导引、游神于尘滓之外,故所作书飘然有凌云之气。国朝善书之家如先生者未可数觏见也。”(《快雨堂题跋·笪江上尺牍》),由此可见与笪重光同乡的王文治,为老乡的书法推崇不遗余力,也对笪氏的书法也颇有研究,这也对王文治早期书风有一定影响。 

图片 6

李叔同书法作品2

图片 7

蔡羽书法作品欣赏2

    在入佛门的时候的书法,其摒弃前学,重新开始,并独创一格,成就了他蕴藕有味、清新超脱且带有禅意的别致书风。李叔同书法如其人生一样,也经历了三个阶段,就像刘一闻先生在一篇《弘一书法境界:从不卑不亢到淡泊宁静》的文章所概述的:早期受北碑的影响,弘一的书法写得非常的刚劲厚实,中期他以碑帖相融,欲放还收,写出笔意的雅趣;后期由于弘一法师进修梵行的精深,在这影响下书法愈至晚年,愈是字字清正,给人以一种不食人间烟火之感,和由此而生的天籁境界。总的概述为“前期雄而健、中期秀而雅和晚年澹而清的个衍变过程。”

笪重光书法作品欣赏6

    蔡羽也是书法理论家,如其晚年论书之作《论书法语卷》,又名《书说》。纸本草书,纵24.8厘米,横273.6厘米,南京博物院藏。此作以秃笔取劲,行笔浑融多变,卷末署款十六字。是一件珍贵的法书真迹,是一篇述论精辟的论书之作。此书主要论述“用笔”之道。提出的“断”与“连”、“虚”与“实”、“疾”与“徐”、“奇”与“正”、“疏”与“密”、“华”与“秃”,在用笔时经常遇到的各种对立因素的处理原则,富有哲学的思辩。因此,陆时化《吴越所见书画录》称《书说》“隐括历代论书,参互执中,申以己见,议正而道赅,句古而字奇。与欧阳 ‘八法’、过庭《书谱》并为不朽。”

图片 8

    王文治有很详细的论述了笪重光书法作品之取径:“江上书上至章草下至苏米,靡所不习,恨不能确然指其得笔之渊源。然其游丝袅空、萧然自得之处,无所秉承不能独造也。一日偶临嵇叔夜《绝交书》,恍然大悟曰:此吾乡江上先生之书之所自出也。自此以后,凡见笪书无一点一画不了然其来处矣。”(《快雨堂题跋·笪江上尺牍》)赵鸥波云:“昔人得古刻数行,专心学之便可名世。”

    现存于台湾故宫博物馆珍藏的国宝级的陆治蔡羽的书画合璧册,共十开,此册是蔡羽为陈启之诗作十首,第二年三月陆治根据诗词绘图,当时陆治以至中年,构图巧妙,保留了清减秀丽的神韵。此册乃蔡羽(约公元1470~1541年)为陈启之诗作十首,前副叶为许初於嘉靖十七年(西元1538年)题,并由陆治(西元一四九六~一五七六年)於次年三月据诗绘图。(陆治画构图巧致,具有清丽面貌,为其中年作风。)

李叔同书法作品3

图片 9

    蔡羽主要活动于弘治、正德、嘉靖三朝,与著名的“吴门才子”祝允明、文徵明、王宠等人先后享誉世间。其中王宠与其有很深的渊源,王宠曾到西山从他学书3年,深受教诲。(王宠是中国明代书法家。博学多才,工篆刻,善山水、花鸟,他的诗文在当时声誉很高,而尤以书名噪一时,书善小楷,行草尤为精妙。)。

    对于弘一大师的晚年书法,也有着争议,有评论者认为是无节奏变化、无情绪波澜,虽澈明净,但毕竟寡淡如水,何来艺术可言?然而,这正是弘一的高明和他人难以企及之处。艺术如果在强烈的意识前提下而创作,那终究还不能算是最高境界。弘一法师从来不认为自己是艺术家,他虽然时常写字送人,但多为弘扬佛理。以字结缘。对自己晚期的书风,他曾在给友人的信中解释道: 写字时皆依西洋画图。 案之原则,揭力配置调和全纸面之形状。于常人所注意之字画、笔法、笔力、结构、神韵,乃至某碑某帖某派,皆一致拼除,决不用心端厚、故朽人所写之字。作一图案观之则可类。

笪重光书法作品欣赏3

图片 10

图片 11

编辑:书法 本文来源:蔡羽书法作品欣赏,雄健刚劲秀雅恬静朴拙清新

关键词: